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郭文贵的“假爆料伪革命”

郭文贵的“假爆料伪革命”
2019年一开始,郭文贵的“假爆料伪革命”就继续恬不知耻地表演,一会儿连线木兰、庄烈宏这些不入流的蚂蚁帮的访谈,一会儿直播高谈阔论马云、陈刚等政商大佬。表面上不断地蹭热点事件,叫嚣新战略,实际内容却都是一成不变的沉闷粗俗、低级下流的个人性质脱口表演,甚至连不上镜的木兰和话都说不清楚的庄烈宏也被拉过来连麦,强撑门面。
  一、反刍喜马拉雅口号,强装新年新策略。早在元旦接受木兰访谈时,郭文贵提出了“十八罗汉”的想法,旨在护佛。称那就是“我们的理想,中国的法治革命,就是喜马拉雅”。其实,这并不是郭文贵新年的要求,他在2018年就频繁的祈求和希望战友们能够多传播他的视频,以达到自己多曝光的目的。但很多网友和蚂蚁帮已经陷入了深度的审丑疲劳当中,被郭文贵一而再再而三的炒冷饭反刍恶心到了,或者说,大家已经脱敏了。看郭文贵的视频,我们不难发现,他潜意识的口头禅常常会提到“上天给我们的礼物”,或者“上天安排我郭文贵”如何,结合他5号与庄烈宏的连麦直播中表现出来的假尊重真讽刺,加上对其他活跃在一线的民运人士的诉讼和公开谩骂、人格侮辱,郭文贵的野心和套路已经很明显——借着喜马拉雅的乌托邦,以推翻中共政权为口号,纠合一切被中共法办的人员,形成以围绕他郭文贵为核心的爆料舞台,最后以“法治基金”作为粮草。
二、照抄太平天国套路,假借民主骗拥泵。一定程度上,郭文贵现在所做的事情,与太平天国洪秀全的套路是差不多的——洪秀全最初在广州附近传教,但未取得很大成功。洪秀全说动了好友冯云山毁了孔子的牌位,改奉基督教,其后,他又编写了《原道救世歌》等布道诗文,抨击社会上的种种邪恶现象,呼吁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建立起“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新世界。但正宗的基督教传教士认为洪秀全的基督理念是偏激的狭隘的,拒绝为他洗礼,于是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建立了“拜上帝会”,并陆续制订拜上帝会的规条及仪式,其目的就是神化自己,然后发动政变达到自己后宫三千佳丽醉生梦死的目的,而不是真正“拜上帝”。我们结合看郭文贵的“上天礼物”以及洪秀全拜上帝会的那一套,真是一模一样。郭文贵现在做的就是寻找护法,然后对中共政权当下的一些现象放大,激发矛盾,让更多中国境内的人在思想上暴乱。说直接一点,就是寻找中国和海外的一些炮灰当引信。但是,郭文贵手中并没有真实的炸药包。他再三说的91号文件,一定程度上就是个空壳,或者说那里面参杂着99%的砂石——这是他过去两年不断撒谎不断爆假料糊弄大家当真料的结果,他必须要虚构一个潘多拉魔盒来聚集人气。
三、谎言彻头彻尾败露,再画大饼拖时间。我们再回头去看郭文贵这两年在海外搅动的这些小浪潮——借助美国对中共既合作又遏制的政治理念,通过自身富豪身份外加安全部门马建的敏感地位来爆假料吸引眼球,通过打击一部分民运人士来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然后,推出“法治基金”欺骗班农出来为他站台,现在又想用这个噱头来弥补自己在海外越来越紧张的资金——郭文贵在6日的报平安直播中再次强调自己不会参与基金的运作,不参与职务,但是会让“战友深度参与,高度参与”——我们回顾郭文贵在国内幕后操控民族政权的一系列洗钱到海外的行为就会明白,郭文贵所谓的“不参与”、“顶多就是建议一下”,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撒谎。他害怕什么?害怕“法治基金”的户头没有多少钱,害怕号召大家因为基金被挪用挥霍而不捐款或少捐款,所以才会虚构一些不着边际的大额捐款事项。毕竟郭文贵无论在怎么洗刷自己,他有诈骗犯的前科和挪用资金的前科是大家心中虽然不说但已经定性的事实。
  再看郭文贵这些天蹭中国法办陈刚案件的热点或者在连麦庄烈宏时提到的以“性丑闻”为主要手段的新战略,其实就是他无料可爆的必由之路,一定意义上是为了缓解自己偏离爆料革命核心思想却无能为力的恐惧。但是,如此“战略”只是增加他曝光率的途径,却不能增加他个人信用和领导力的内核驱动力,更不能对民主法治的乌托邦起到任何的实质推动作用。对于中国即将和已经走上历史舞台的90后和80后来说,郭文贵的名号犹如风中一只苍蝇,恐惧总有一天要被人拍死。

感謝~分享~~

TOP

返回列表